朱鹮的乡村

时点:2018-02-24 08:22:00   来源:商洛市公安局    作者:陈瀚乙    点击:

朱鹮的乡村

陈瀚乙

1)坐卧一隅

日子好的时候。坐在高高的枝丫上,与坐在一个草窝上是一样的;坐在一片浅水中,与坐在一隅滩涂是一样的。枝丫如座椅,硬有硬的硬朗,通风;草窝如沙发,温软有温软的温暖,几许怀抱意境;浅水,会释放身体部位一个时段不同的需要:一部分遮掩了,一部分裸露;一部分沐浴了阳光,一部分享受了河水。还可以随时转换着长时间与短时间的喜欢,比较着潮湿与干爽的益处,什么时间需要调整呢?改变一下卧姿或者动一动,即可。舒服有其对应的姿态。风呀,水呀,阳光呀,多好啊。有时整个身体喜欢,有时身体一个部位喜欢。多么安闲啊。看看一棵树,看看一团水,看看一个草窝,看看一点干爽地。看上哪儿,就去哪儿吧。窝一会。把一处窝热,就像预热将要抚育的后代,心里有了美好的愿望。一个石头的好,与一片草的好可以近一点,也可以远一点。一片湿地与一片浅水应该是弟兄吧。朱鹮看着像,就像了。叫一声,好像是见面问候。一片树叶或者草晃起来了。我觉得是惬意。朱鹮呢?

2)抬头低头间

抬头的时候,似散步。低头的时候,是觅食。抬头的时候,休闲了。低头的时候,在工作了。我看得出它们抬头的时间短,低头的时间长。抬头的时候,步子大一点。低头的时候,步子慢一点。抬头的时候,目视前方。低头的时候,有时还要把头低入水中,有时好像还把嘴伸到一个石头下。

现在,我来替它们转换到树上吧。这片叶子上的虫子是怎样出来的呢?有红颜色的嘴最先触至虫子的身体,不挪动地方,就吞噬了。就像应急处置一件事。干净利落。头一伸一缩。嘴要翘起来。又在一枝丫处,保持一个站立的姿势了。不过,是一个思想者的样子。一个观察者的样子。一个有警惕心的样子。这倒和在巢间区域有了某一时刻的一致。

也让我看出来:它们去往处,高高的树,与一条河水不远,与一些虫子不远,与一些鱼儿不远。好像与我喜欢的清新空气最是密切了。

一只抬头了,一只低头了。相距都不远。太似乡间的邻居,你认得我,我离不开你似的。我觉得这样的野外是朱鹮的乡村,就是不知道它是否和我一样现在还怀念并珍视这样的乡村。我就多看一会儿它们的抬头与低头吧,在这儿。

3)亲切的声音

“嘎嘎,嘎嘎”一只朱鹮在一片溪水边遇到另一只朱鹮,这样打招呼,乡音似的感觉,朱鹮感觉亲切;几只朱鹮,在一片林子里,面对一条王锦蛇,能飞起来的,都要“嘎嘎,嘎嘎”,“嘎嘎,嘎嘎”。这是它们面对危险时,谁先发现蛇,谁先飞起,振臂一呼似“嘎嘎,嘎嘎”,另外的朱鹮随即飞起“嘎嘎,嘎嘎”。这是关切的声音,战斗的呐喊声,抵御外侮的声音,正义的声音。一群朱鹮这样叫了。与蛇远一点的,似是高唱《国际歌》,近一点的似是懂了武术秘笈之一种,依声为武器。所以对于天敌则是嘈杂的声呐,类似物理化学武器,发挥噪音对于敌人有生力量的消灭。看似惊恐,暴力的声音,此刻,有内在的亲切。见义勇为的场面,却依看客的姿态表现出来。蛇,有时还在对猎物比如小朱鹮,蛋。不忍放弃。但在招架不住时,顺树枝溜走。

这样的声音,与之轻微的咕噜声。是两个范畴的。与之娴雅,高洁的常态一致。我觉得我很多时候,理解了其中的情义交流,领会了其中的庸常。

邻居与邻居的声音是一个村子似的地域方言。没有南腔北调。都是彼此常听的熟悉的声音。不会听错或者听不懂的声音。宛如在朱鹮心里有更多的亲近,爱护。所以它们不模仿,坚持自己。音乐的氛围不多,亲切的气氛,能渲染更宽广的地域。有它们的林子,宛如亲和些,有它们的溪水,宛如静谧些,有它们的滩涂,宛如安详些。

听一遍,再听一遍。高声,低语。随意,亲切。融入,互动。口感与营养,慢慢明晰……

4)这样的慢

朱鹮迈步,有稳妥的慢,悠闲的慢,散步的慢。我只能看出这几种。农人看望庄稼似的。

朱鹮起飞,不慌不忙似的慢,有准备的慢,有内敛的慢。我好像只能看出这几种。低调做事的老农人作风。

朱鹮加入集体,温文尔雅地慢,不事张扬的慢,有序的慢。我好像看出来了。这又是哪一类型?

我似乎对朱鹮恋爱看出了有特色的慢。它们绝对不会入流决斗型似的激进与偏执。却有共同劳作式的担当,循序渐进的接触,优哉游哉的齐飞。比如“压马路”,步调一致,宛如走时装秀,踏的是最易合拍的慢三舞曲。戏飞,或高或底,忽左忽右,忽斜忽正,情意指挥似的。婚飞,默契的氛围,令人叹为观止。

想起来了。头部的那一点宝石色的红,鸿运当头,是有底蕴的。要这样看,更有意义。它不飞的时候,你看到的是一袭的白色,飞起来了。翅膀积蓄的粉红色,是向着鸿运的。多出的红色,还是一点一点的努力。走,没有这样的色彩。飞,配套似的色彩。飞起来,好像才有意思。飞得不快,也许是另一种考量。这时候的慢,好像在享受一种过程。

很多的慢,汇聚到沉静。

此刻,是不是身边的树,蓝天,水,均在感恩中,有伯乐似的美呢?大恩不言谢!

(此文刊登于2016年11月15日《商洛日报》第7版)

(作者系镇安县公安局交管大队民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