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一年逃亡路

时点:2018-01-03 09:57:00   来源:商洛市公安局    作者:张驰    点击:

二十一年逃亡路

张驰

身负三条人命,逃亡二十一年,隐姓埋名娶妻生子,最终难逃法网。近期,商州公安分局把1992年一次杀死三人的在逃犯罪嫌疑人白家辉成功抓获归案,破获了这起21年前的重大命案积案。

愤怒的冲动

案件要回到1991年,当年19岁的白家辉家住商州区北宽坪镇白家庄,家中五口人,父母亲,还有16岁的弟弟和13岁的妹妹。由于父母勤劳持家,白家辉初中毕业后又回家帮父母务农,家境在村中还算殷实,于是父母就早早托人说媒,在年底和本村陈家姑娘订了婚,婚期定在第二年底。

过了年便是1992年了,可就在这年前多半年里,白家辉心里一直比较郁闷,因为年前订婚的未婚妻春节后一人外出打工了,走前也没有和他商量,走后也一直没有消息,自己多次去未婚妻家里打探消息,可未来的岳父、岳母和小舅子没有一个人给他说清情况,白家辉心里很是不满,婚事成不成,要给人一个准话,总不能这么一直拖着。

10月12日这天下午,白家辉和父亲、弟弟下地干活,干完活后天色尚早,白家辉让父亲和弟弟先回家,自己再到未婚妻家里问问情况。来到未婚妻家里,岳父接待了他,俩人没说上几句,便起了冲突,先是争吵,后来动手。白家辉本不想争执,便从岳父家里往外走,谁知快到大门口时,被岳父从后面一脚揣倒,趴在地上。“婚事不成人情在,就算成不了亲也不止于这样逼人吧”,白家辉顿时热血上头,怒火中烧,从地上爬起时刚好手边上一把斧头,老白一把抓起斧头看也没看回身便是一斧,正中岳父的肩膀,鲜血一下了染红岳父的上衣,白家辉看见了血头脑一懵,又是几斧头下去,岳父倒在了血泊中。

而其岳母和小小舅子则在另一间房子里,听到或是看到了这一幕后,翻窗出逃。杀红眼的白家辉一不作二不休,没多远便追了上去,又是几斧下去,两人倒在了血泊中。

连杀三人后,白家辉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犯了大罪,于是连夜出逃。

亡命天涯路

白家辉趁着夜色逃亡,一路步行或搭车,见着啥车搭啥车,搭不上车便步行,就这样,四、五天后来到了西安火车站。因为不知道能去那里,又能干什么,他在火车站逗留了两天。这一天,他遇到一位新疆人,问他去不去新疆,那里可以打工赚钱。“新疆?那里比较偏远,人口稀少,不容易被人发现,是个好地方。”白家辉想到这些,马上应口说去。可他口袋里连买火车票的钱也不够,新疆人又告诉他买一张站台票先上车,随后再想办法。按照新疆人教的办法他上了火车,一路上不是变换车厢,就是躲藏在厕所逃避查票,没钱吃饭就帮列车员打扫卫生以换取工作餐。就这样坐了一个多星期的火车,他来到了新疆,开始了在新疆长达21年的逃亡生活。

来到新疆下了火车后,白家辉隐姓埋名,改名张军良,开始了打工度日生活,先后给人打零工、割芦苇、拾棉花,当过建筑小工、装卸工、给人种地,只要是能找到的的活他都干过。

晚上喝酒成了白家辉到新疆后依赖的一个习惯。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不敢遇上警察,害怕听到警笛,内心的恐慌和对亲人的思念让白家辉倍受煎熬,度日如年。每天晚上喝几口小酒以便让自己在酒精的麻醉下昏昏入睡。

“有病不敢上大一点的医院,只能在私人小诊所简单看一下。”说到在新疆的生活,白家辉一肚子的感慨,“因为没有身份证,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找工作,只能给人打零工,有的包工头故意欠你工钱,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讨要。”

赚钱就花,这是白家辉在新疆前多年生活中的一个做法,因为白家辉觉得自己多活一天都赚得。打工赚得钱再也不能干其他荒唐事了,“吃喝是实落”,白家辉喜欢叫上工友伙计一块下小馆子,每次都是自己买单,如有谁抢着买单他就跟谁急。就这样,白家辉身边的朋友多了,人缘好人,自己内心的恐慌和寂寞也就少了。

热心肠加上好人缘让白家辉遭遇了爱情。时间到了2004年,因婚姻不幸导致离婚的四川籍妇女陈小妹只身一人来到新疆打工,两人在工地上认识,慢慢生产感情,于2006年春季开始了“婚姻”生活,2008年11月生下了儿子。

而爱情让白家辉颇为“烦恼”。因为“老婆”一直要“名份”,要正式和白家辉结婚,要合法的手续,甚至提出了想回白家辉的老家看看。可这一切都是白家辉给不了的东西。白家辉只能瞒着,说自己从小就是孤儿,没有亲人,没有户口,也没有身份证,出来多年也没有家了,回不去了。自从儿子诞生后,“老婆”更是不断提出要“正名”,因为儿子得要有户口。这让白家辉夜不能寐,常在老婆儿子睡后睁着眼睛叹气了。

今生的遗憾

今年四十一岁的白家辉看起来明显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,

一口流利的新疆腔,如果从外貌和口音你会觉得他就是一个地道的新疆人。

“怎么说呢,在新疆调查走访时了解到,当地一些人反映白家辉这个人还算仗义,为人豪爽,性格耿直,古道热肠,在新疆库尔勒人缘还挺好,”前去新疆办案的商州公安分局刑警高警官介绍说,“也可能是因为这一点赢得大家的信任,消除了怀疑,才能逃亡这么长时间。”

“这么多年了,后悔从来没有停过,心里的苦闷一直在折磨自己,也想过回去自首,盘算着如果有人认出自己是白家辉,那就回商州自首,心里一直很矛盾,就是没有回去自首的勇气。”问到是否有自首的想法时白家辉的回答。

“二十一年来从未和家里联系过,不知道两位老人身体好不好,弟弟和小妹日子过的好不好,一直都不敢和家里联系,我有愧啊,对不起他们。”说到家人,白家辉的语速慢了。

“如果有可能的话,想和受害人见一面,当面道歉,说明当时因为年轻,一时气上心头,怨气冲动,做了错事,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,二十一年来自己心里一直悔恨不已,吃不好饭,睡不好觉。自己干的事自己承认,也愿意承担责任,服从法律的处理。”

白家辉低下头,神情暗淡,“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对不起亲人,对不起老婆孩子,我隐瞒了自己过去的行为和罪恶。舍不得她们,又欺骗了她们,都是我的错,只能对她们说对不起了。”

“最放不心的是孩子,希望他多读书,多受点教育,能走正路,别走上歪门邪道。”(文中人物均用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