庾岭的冷

时点:2017-06-26 08:54:02      作者:叶 茂    点击:

庾岭的冷

叶 茂

清明后的一场春雨,庾岭街上的炉子又搭起来了,在门外便闻到了烧柴火的味道,四处飘散,让人在这略带寒意的夜晚,没进屋就能感觉到一阵温暖。

来这之前,听说这地方比别处冷,特别是冬天,时间跨的很长,特别难熬,记得来的时候正好是秋季,没感到这和外面还没有什么区别。刚立冬就下了一场大雪,狠狠下了一整天,地上一脚踩下去,雪能没过整个脚面,我当时是有点震惊的,很少见到那样的大雪,中午的时候便听说大雪封路了,大雪封山,这是印象中发生在高原上的事。车走不了,一封便是好多天,感觉被尘世隔绝一般。

惊蛰后的一场大雪,本以为春天已到,却不知在料峭的山顶吹了阵冷风,便感冒的浑身疼痛,一下病倒好几天,这时才终于感受到庾岭的冷。

冬天的街道,寥寥行人缩着头,街道却显得窄了,从两旁架出来的烟囱,毫不隐讳的从各家的窗户伸出来,烟冒着一阵赶着一阵,走在里面烟雾缭绕,像极了一座香火旺盛的大庙。柴火枝叶燃烧的味道夹杂着冬日的气息和生活的味道,别有一番滋味。在这里炉子不光是用来取暖的,多数人家还用他来烧火做饭,一举两得。白天黑夜,家家的屋里都被炉火烤的热烘烘的,大雪虽然把这和外界暂时隔绝,但在这小火炉旁取暖聊天的人们,已然把寒冷置身事外了。

庾岭的冷,冷的持续而强烈,他不会像别处一样,中午出太阳时还会暖和一阵,人们都愿到外面晒晒,这里早上的水冰冷刺骨,洗碗时手指被冻的通红,在水里拨弄三两下就没知觉了,僵到差点和碗粘一块。中午,那股寒冷劲依然毫不吝啬,来势凶猛,洗过的拖把还在滴水,从地上抹过去已是一层薄冰,眼睛看不到,等你踩过的时候才知道,哦,已经滴水成冰了。庾岭的冷,不止是我这个外来人说,就连本地的人对这里的冷都很有成见,冬天的水龙头,很少有不冻的时候,没水的时候便得四处找水吃,生活起居,一家每天要用三两桶,找水挑水确实是个麻烦事,大雪封山,遇上有事要外出的人们便只有干着急的份,生活不便,交通不便,但也只是抱怨一两句,过了就和什么事没有一样,习惯了。

庾岭的冷,冷的很热闹,也很温暖,就像街上争先恐后伸出的烟囱一样,滚滚白烟,你方唱罢我登场。家家户户,都有一个烧柴的炉子,孩子放学回来,屋里被烤的暖烘烘,早已驱散了路上的寒冷,家里炉子上的热饭还滚的咕嘟响,锅里满是玉米粥的香味,弥漫整个屋子,几口下去便是一身热汗。屋里年迈的老人,冬日里很少出门,只有在太阳出来的时候坐门口晒晒,其余时间都是在炉火旁度过的,细品春华秋实,慨叹人生无常。带孩子的大人们,也只在买东西的时候出门,其余时间都在炉子边忙碌,添火,烘烤衣物,搭柴做饭,迎接孩子归来。单位的炉子,虽不烧柴,却也在早上上班开门后,满屋的热气扑面而来,驱散冬日的寒冷,冰天雪地里,能坐在炉火旁办公,喝着热茶,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冬去春来,用炉子的时间越来越少,却也怀念那样坐在炉火旁取暖的舒适与温暖,还有那弥漫屋顶的柴火清香。

(作者系丹凤县公安局庾岭派出所民警)